【生命故事分享】Tiffany & 釘痕


韋姊妹-香港僑生,現從事美術設計

我來自香港,從幼稚園到中學都就讀教會學校,對於基督信仰默默地接受,知道這個信仰是好的就不去抗拒。初中時讀基督教學校,校長和老師都是基督徒,當時我也跟班導師去了教會,覺得教會是個很不錯的地方,人都很好,活動也滿好玩的,但常常講的「救恩」,卻不干我的事。就這樣我雖然在教會聚會了兩年,但後來因學業忙碌,也失去了聚會的動力。

二○○三年我來到台灣,讀僑大的時候,我和一位基督徒朋友找了一個教會,重新認識神。不過這段「穩定」的時間並不久,不到半年我交了男朋友,這場戀愛幾乎成為我生命的全部,而且他不是基督徒,順理成章我沒再堅持聚會。對我來說,情感遠比神大太多了,還記得一起過的第一個情人節,我收到了 Tiffany戒指,讓我覺得這就是不變的「愛」了。

情況維持到我跟男朋友考到同所大學,同班一個基督徒同學積極邀請我回到教會,但這次我沒有答應。在離開神的這段時間裡,我覺得自己有能力在沒有神的恩典下享受我擁有的一切。但事實不然,因為跟男朋友在不同科系,價值觀差異越來越大,美好的感情被爭吵代替。我開始想為這種不快樂找一個出口,去血拼買東西,想為自己買回一點「安全感」,但這根本只是麻醉劑。

直到二○○五年復活節,同學再次邀請我,我就懷著敷衍的態度再次踏進教會,但我沒有真的敞開心懷面對神,因為我根本不覺得神能夠幫助我。在一次聚會中,講員說在耶穌手裡沒有難成的事,祂所預備的超乎我們所想所求。當時我覺得用自己的方法已經很乏力了,所以決定把我的情感交託給神。不到一個月,情感問題沒有我預期的一百八十度轉變,反而分手了。這不是我要的結果,我陷入前所未有的悲傷,除了哭之外甚麼都不做。教會的小組長知道我失戀後,她跟我說到要「順服」,祂的安排必有祂的美意,並提醒我只有讚美神,心中的缺口才能被醫治。

雖然我並不完全相信,但那段時間我在教會繼續認識神。慢慢地我發現原來耶穌在十架上承受著極大痛苦,寶血流下,用最後一口氣為世人呼喊:「父阿,赦免他們,因為他們所作的,他們不曉得。」祂最後的禱告仍然是愛,這樣捨命的愛於我有份。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,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,祂的愛不曾離開,一直在等待我願意伸出手來。這一次我終於選擇相信神的救恩,接受祂成為生命的主宰。我常常禱告說,我的情感不要這樣的結局,求神給我一個清楚的答案。不到幾天,在校園裡我看見那個曾經一度非常認定的「他」──牽著另一個她,從我面前像陌生人一樣走過。感謝神,我雖然哭了,但是神透過這段情感讓我體會什麼是真正不愛的愛!
用LINE傳送

Instagram